【悲惨乱伦-14 岁的堂妹】   乱伦小说 
悲惨乱伦-14 岁的堂妹

    想当初家里有钱时,14岁就有FZR ,16岁就有部BMW ,18岁老爸在天母买栋
房子给我;20岁,老爸在美投资的企业,因美国经济法案改革,倒致大量损失,终於,破产了。

    老爸老妈把我房子,车子,股票给变卖,继续赴美东山再起。我便寄住在七叔家中,继续第二年的重考。

    记得搬近去是9 月中旬。

    印象中,堂妹小时长得可爱。

    我一搬进去的房间,嗯?!出门进门都要进堂妹房间!

    傍晚她放学,我才真正看到她!头发微披肩,身材姣好,尤其是腿,纤细至中,不愧是继承我家族血统!长得也倒还不错。不过光看她身材,我就很想讚美她,不过对她打了声招呼就进门忙我的。

    在家未遭逢巨变时,我可玩遍各种声色场所。在那,纸醉金迷之处,人人拜金,所以,只要那的女孩知道我的背景,通常" 把" 是很容易的。想当而然,"上床" 何常不易。她们" 大都" 是看在我有钱,所以我也将计就计,利用她们的
肉体来换取我的精力,我光就有上了2 个" 石女" ,1 个到24岁还长不出耻毛的。

    不过对" 处女" 我都会慎加考虑,如见她个性上还有救,劝她回头而不上。

    若个性上,贪玩或劝说失败,我就当给她上了一堂" 社会现实" 的课。但无
论纯不纯,处不处女," 套子" 是我每战必带的东西。

    每当做爱时,不。应说" 干" 她们时,那种征服女人,霎那间她们成了你的
玩物,早射,晚射,都视当时的气氛。所以,每当我日后遇到她们,我都会想到她们当初在床上,是如此的" 哀怨" ," 飢渴" ," 放荡" ,或在未上前" 苦苦
求我放了她,别上她"

    家中遭变故,说真的,点醒了我求学上进的心。搬到七叔家,我真正开始在学业上用功了。但,偶尔还是压抑不住时,就独自跑去 PUB一晚,给自己放松!
    但有些时候真精力无处发泄,就弹起" 钢琴" 了。打个岔一下,会弹爵士并
不是什大不了的,但在PARTY ,聚会时弹,就可发挥出" 才学魅力" 的功效了。

    尤其当场如有同年纪左右的异性在,喔。她可容易就被迷上了。因此" 钢琴
" 也成了我想追" 乖乖女""气质女" 的手段之一。

    住七叔家,会因自己寄宿的原故,尽可能与其相处融洽,真正发觉堂妹对我有意是在21岁生日事件,实在是没几个人知道我的生日,尤其高中毕业后,连七叔也不知,就在晚上洗完澡,回房间时,发现有个礼物,卡片,拆开才发现有个钢琴样的小装饰品,是堂妹送的,我想向她道谢,敲了她房门,过了许久开了门,这才真正感觉出一个14岁的小国中生却看来像17,18般,她穿着丝质睡衣,如仔
细看就发现,堂妹为了为持身材,睡觉不穿内衣的。道了谢,回房才知自己的堂妹是如此的身材,但怎会知我生日??

    这我可都没说过的耶。我又直接跑去问她怎知,才知原来有死党的妹妹跟堂妹同班。

    还真感谢堂妹呢。总觉得自己隔房就有身材如此棒的女孩,若不是近亲的话,
相信真可过像夫妻般生活,想求欢敲个门就好。

    不过也奇怪,堂妹不知在搞什么??

    开门老这么慢。

    越来越觉得与堂妹彼此有意,我闲暇弹琴都在我身旁聆听,我准备洗澡时会帮我放洗澡水,她若没事也会来我房间聊天,但每当瞒着七叔七婶偷带外边女孩回家" 办事" 时,堂妹老搅局,坏了好事。有时又等装成他男友,与她亲热般的去拒绝追她得的男生,这起头我都以为是兄妹之情,许许多多的小事,累积聚化成并非普通" 兄妹之情"

    终於暴发了,在元旦前夕,七叔七婶受我爸邀请,去美国参加新公司落成典礼,也而一去就是两个礼拜就是说与堂妹真的得" 孤男寡女共处一房" 了,七叔去前晚我还特地跑去跟七叔说真与堂妹两人住可以吗??万一有事怎么办,可是七叔就是相信我能帮他雇家照顾堂妹,但我不是担心这种,是担心我万一失去理智怎么办。

    七叔夫妻俩出国了,堂妹跟我说她想作个像七婶般家庭主妇的角色,我也不家思答应她了,她把我闹钟拿走,每天早上5 :30叫醒我,督促我早读,为我准备早点,与我一同搭车上学,补习班的班导在放学后要我们多留一小时,下课后堂妹都专程赶来接我放学,真的俨然就如同新婚夫妇般,走在街上我也答应让她勾着我的手走路,的确,有个" 漂亮妹媚" 陪着走,面子本来就好多,不过就是她的制服,老让人以为我诱拐未成年少女,回到家为我洗衣煮饭打理索事,嗯,还真感觉不错。不过总感觉只差没和她上床罢了,就这样过了一个礼拜,我发现,我已两个月没" 沾荤" 了。

    如此再加上她这样对我,只会让我精神,肉体,更按耐不住,嗯,决定在她睡觉前说较好。

    就在堂妹刚息灯没多久,我敲了她的门,却在她未开门前自己主动开门,刹那间,从隐约的小灯中可看到她一丝不挂地正忙着穿衣服,整个动作停住,我笔直在那,而生殖器也因那极棒的乳房而挺立着。堂妹也把刚穿到一半的睡裤脱了,缓缓步向我这,她走到正呆立着我的前方,脱了我的衣服,裤子,正准备亲吻我时,我停住拒绝了她的吻,亲吻她的乳房,身体,最后前往黑森林地带,我用极具经验的功夫爱抚了她她也不由自主地脱了我的内裤,她说她真正没看过这巨棒,我要求她对我口交,用含的,就好像吸奶一样,如此教导她,她也心甘情愿照做了。我也继续爱抚她,森林的沼泽不断地氾滥,我认为时候已到,我将她大腿张开,近可能如一字型,ㄚ,多美的双阴唇,越看越想侵佔它,我以横扫千军般直冲了,这次也不戴套了。

    我如狂人般乱冲,也不管她因头一次被侵入而恐惧般地哭豪,哀叫,我很快地将两个月的量给倒进她体内了,事后安慰她完,她的床单犯红,到处是血,我认为我实在还不爽够,又要求她再来一发,我答应让她体会身为女人的好处。
    堂妹终於答应,我抱她进我房间,又开始了我第二次探险,这次我用尽各种招式,压抑每当我快发炮时的的火苗。我开始感觉呻吟声渐渐急促了,我顺应她急促,问她要不要射外边,她夹住我腿,肯求我给他我的宝贝,我更加得意了,挥舞着剑要她仔细品味这最后感受,告诉她这就是你身为女人的好处…

    …

    我狠狠用力地泄了,彻底将所剩的倒入最身处。完了,我要求,不,命令她以嘴清理我的私处。这可真的没做过的事。嗯,真是爽快,看她以舌清理我那炮管。

    经过这晚后,我猖狂起来,每当考试不如我意,就以堂妹做发泄。的确,在痛快时那种以前征服的感觉又来了,不过为了安全" 剑套" 总随着剑挥舞。
    但三个月后,堂妹私底下告诉我她真的怀孕了,我们俩尽管密而不疏,还是……

    昨天是孩子拿掉的5 周年,堂妹下个月要结婚了,昨晚她又来找我,缠绵一
翻她告诉我,她仍爱我,虽我自始至终都没夺走她的初吻,但她珍贵的一环,忍痛的堕胎,都是我这刽子手干的。我们度过这惨痛的一夜……

    今天我怀着悲痛写了这文章,附带两点:

    一是堂妹今晚住他未婚夫家……

    二则是,我昨晚第三度没戴套子……



评论加载中..